清晨的电话

时间: 2018-11-29    阅读: 653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冷秋醉月

早上六点多,刚睡了没多久,被朋友的电话吵醒,也勾起了我对往事的一些回忆。

(一)

十年前,我曾暗恋过一个女孩,很暗恋很暗恋的那种。女孩是天水人,很漂亮,清澈的如宝石般的眼睛像西湖水一样潋滟,一眨一眨地吸进去的是星光和云彩,吐出的却是志摩的诗和海子的远方,正如我在《自传》中所述似桃若梅,秀美脱俗,娴静犹如花照水,神仪窈窕。

在过往的日子里,朋友介绍我相处过很多女孩,但都不幸早早的夭折了,大家都说我标准太高了,我在心里笑笑,确实太高了呵,从刚开始的找个大眼睛的姑娘到找个天水姑娘,再到找个女性的姑娘。随着岁月的颠沛流离,感觉自己不会再爱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每当想写东西的时候都会想起她。就好比,也许你已经离开一个人很久,但是有一天,你忽尔发现,你仍然保留着一些她的习惯。

(二)

今天早晨的电话,是我一个女性朋友打过来的,问我,为什么没有回她信息?我说,可能是因为忙吧。昨天晚上,我收到她的信息,问我,又在祭奠什么?我不想说话,就没有回她。想不到大清早的就是为了这点破事。朋友又说,看见我发的动态,觉得有心事,而且头像也换了,昵称也改了,那不是我的风格。我说,突然之间就想换个风格透透气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昨天晚上鬼使神差般的换了头像,改了昵称,也许真的就是为了透气吧。

打电话过来的这个女孩是我六年前在西安认识的,很懂事、也很温柔。

2012年,和她一起在西安的半年,也是我疯狂的半年,感觉幸福离我并不遥远,我曾不止一次的逃课、翻墙,这对我来说是破纪录的。后来,我回到了宁夏,和她依然如同恋人般的保持着联系,但是,我们都明白,是不可能的,因为她不想嫁到北方去,而我又不会离开北方。我们经常分享彼此的相亲经历和奇葩遭遇,也都劝对方早点把自己嫁出去。

她曾几度要我休假的时候去看她,也说想到部队来找我,我说,算了吧。去年,我告诉她,我要结婚了,第二天就领证去。当时她正在西安学瑜伽,买好了火车票,说要到天水来找我,还好及时的说服了她。过年的时候,她告诉我,过完年她就结婚了,给我发来了她的结婚照,先生看起来很帅气,但是和她有点不太相配,我问她,怎么这么仓促的就结婚了?她说,她不想结在我后面。

半年前,收到她的信息,说她辞掉了工作,去了广西。后来才知道她离婚了,她说,她们两个人在一起根本没话可说,连架都没得吵。我打趣道,还好我和我的妻子经常吵架。

她一直在追问我,为什么舍不得一张火车票?

挂了电话,强迫自己睡去,可是没有一点睡意,又怎能睡去。思绪在脑海里高速地乱撞着,于是坐起来,索性写出来吧。

(三)

前些天,与妻子吵架,至今还在冷战中。

每次与妻子吵架之后,总是离不开冷战,然后,又和好如初。吵架并不难受,难受的是吵架之后的冷战和思念,早知道那么难受,就不跟她吵架了。

吵架其实是一种休息,是一段感情的休息,让大家静下来,然后发现,还是不能没有她。

2016年,经朋友介绍,认识了我的妻子,她似水如歌的声音,清脆嘹亮却又玩婉转柔和,如潺潺流水般妩媚,又似海平浪静般舒阔。年底的时候,请了几天假去天水见她,见面时已是傍晚,妻子开朗的性格和电话中完全一样,落落大方,没有丝毫的做作,她的开朗活泼正好和我形成互补。简单的吃饭后,我就回了酒店,晚上正咬文嚼字的思考着如何给她发信息,反倒是她先问我了,问我见面后的感觉。我说,感觉很好,如小家碧玉,清新脱俗。没有问她对我的感觉,因为我是不自信的,直到遇到我的妻子。第二天,我便离开了天水,她早上请假送我,这如同上天的馈赠,使我既感到惊喜又感到温情。正如鲁迅先生写给许广平,我先前偶一想到爱,总立刻自己惭愧,怕不配,因而也不敢爱某一个人,但看清了他们的言行的内幕,便使我自信我绝不是必须自己贬抑到那样的人了,我可以爱。

与妻子相处的很好,也许是她的性格影响了我,也跟她没玩没了的废话起来了。两年后,我们结婚了。

妻子生活很是朴素,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,她就像一方藏在佛祖身后的净土,一尘不染。妻子不化妆,因为长得丑的人才需要化妆。这恰是我所喜欢的,像志摩写给小曼的信我爱你朴素,不爱你奢华。你穿上一件蓝布袍,你的眉目间就有一种特异的光彩,我看了心里就觉着不可名状的欢喜。

婚后的生活和大多数家庭一样,很是平淡,当然考虑的东西也就多了起来,手头也拮据起来了。记得刚结婚一周多点,单位召我回去,前一天晚上,和妻子小吵了起来,最后,妻子哭着问我,结了个婚,我给她了什么?我的心像针扎了一下,突然意识到,我是多么简陋地娶了我的妻子,心很疼,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心疼。妻子不是一个物质的人,但是气头上的一句话,让我久久不能平静。

熄了灯,两个人躺在床上,都没有说话,静静地回想妻子的艰辛付出,眼睛悄悄地湿润了。因工作,结婚前后,所有的一切都是妻子一个人料理,她白天上班,下班后顾不上吃东西就东奔西跑的添置结婚用品,一个人一次又买不了太多,就像燕子垒窝、蚂蚁搬家一样,一天添置一点,一天添置一点,连结婚戒指都是妻子所买,直到结婚的五天前,我才从四川匆忙赶回老家,妻子没有抱怨,开玩笑的说,如果我回不去,她就抱只大公鸡结去。

前些天和母亲视频,母亲说家里的猪病了,不吃食。家里好多年没养过猪了,母亲得知我明年打算转业又刚结了婚,妻子也喜欢吃排骨,于是就买了个不大不小的猪养着,想着年底的时候宰,我劝母亲别着急,天气太冷了,可能是感冒了,打两针过几天就好了。我问母亲火炉生了没,母亲说今年煤价与往年相比翻了一倍,打算下个月再生。我又劝母亲早点生炉子取暖,毕竟今年雨水多,天气冷的很。母亲说,不碍事,炕热的很。

挂断母亲的视频,心中很是酸楚。

这些天,自己工作相对清闲一些,给妻子做好了课件,发给她后,又在视频中因为一点小事吵起来了,最后妻子发信息说,不如我们相忘于江湖吧。已经过去一周了,就连妻子生日那天,都没有理我。好几次试图向妻子道歉,可是都半途而废了。

好了,得筹划晚上的事情了。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